三色丸子鹤与球

『我还是很爱你,就像银霜遍地,你于风雪之巅漠然而立』
#板子掉了的指绘人员想转职文手
#杂食党/爱好冷坑
#我雪总攻
#入坑众多/阴阳师 亡者 刀剑乱舞 fgo 梦间集 碧蓝航线 七日之都 ut 第五幼儿园。。。。。。
欢迎来这串门吖( ̄▽ ̄)

非洲中二终于被第五bug格逼疯了(3)

私设教主是个狂信徒,接受不了如山私设请赶紧叉掉。

玄学更新:D

——————————————


裘克最近的睡眠质量相当差劲。


那日地虐杀给他留下的印象显然比他自己的预估要强烈。


并且更为痛苦。


那个潮湿阴暗的海底遗迹一遍又一遍粗暴地冲撞他脆弱的神经,海水的咸腥从鼻腔灌入,扯动喉管带出一串气泡,无论如何都闭不紧的牙关不堪重负地松开,眼前光影越发虚幻遥远,乏力的肌肉抽动着,挥舞着四肢仿佛可以将自己往上拉伸一般。粘腻细长的物体却是猛然勒住腰身,一片接一片的深渊之物疯狂遮掩了全部,水中巨大的压迫感与窒息感彻底封死了小丑的意识,恍惚间森绿的光点燃他全部的世界,迅速上浮的气泡映射出残破不堪的身影,幻象一样闪过的泡的发白的面部,在直截了当失去意识前,那人突然睁开狭长的竖瞳,肺几乎停止运作,空间似乎隔了一个世纪。他竟然想了这样一个换作平时的他绝对不屑一顾的问题。


你是谁。


“FXXK!”他从床上弹起,习惯性平息着粗重的呼吸和心悸,冷汗浸湿了里衣。


与此同时,休息室的门也被极为规律的敲响了,不多不少正好两声。


不知为什么,裘克下意识想去将这扇门打开。


好像这样他就能看清梦里的虚无缥缈一样。


但他还是停在了门口,强烈的预感一遍又一遍敲击灵魂,终于还是决定从猫眼望了望外面。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怂,裘克自嘲般想着。


——然后对上了那些狭长的竖瞳。


“!”心跳猛然一骤,他晕晕乎乎后退了两步,“艹,这章鱼精干什么!。。”心里暗骂了几句,不服输般又上前逞强一样对视着。


他发现有些不对。


那根本不像一个非人类的眼睛,欢宴无机质的蓝色竖瞳中带着诡异的情绪,或许在梦境中的海底这些蓝色也会如此夺目,连带着空气都逐渐湿润粘稠,这星海几乎能隔着门把他溺杀在对面。


猛然间摇晃着头勉强控制住身体,小丑不知不觉卸下脸上故意扭曲肌肉形成的单调表情,恍恍惚惚回到床边。


应当一夜无梦。


哈斯塔沉默地裹了裹双臂间缠的碎布。


信仰啊,永恒的深空星海之主,Hastur,您忠实的牧者将以您化身的身份行走次世界。


深深浅浅此起彼伏的喃喃低语伴随世纪末的哀吼,一切神秘侧的事物在转动的机械齿轮中沉没。


吸血鬼于棺椁中化为飞灰从此陷入永恒的长眠,幽灵痛苦翻滚着蒸发在空气中。


直到自己发现自己对无以名状者的狂热崇敬渐渐减弱。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自己开始花费更多时间雕刻信物,但总会在子时碎裂成粉末,疯了似的用双手拢起残骸,身边渐渐弥漫开来的雾气显出英国开膛手的身形。


“还要坚持你无谓的信仰吗?”被法则侵蚀到仅剩一具骨架的男人颇有兴趣问着,他的声线沉稳并带有语种特别赋予的华丽,无数岁月也无法剥夺他与生俱来的一切,即使死亡也无法阻止这位绅士的脚步。


“当然。”浅金色的中长发现在显得格外苍白枯槁,与众不同的眼瞳燃烧着疯狂的神色。


“Even death?”


“Even death.”


归途中,疯子躲在月光下的阴影里眯起狭长的蓝色眼睛。


这个世界的变动操之过急了。


房间内的人形虚虚实实,却依旧安睡,深红发丝拢在颈侧竟然让他显得如此柔弱。


微笑小丑的都市传说是被世界需要的。


即使只是一侧里世界。


保护他呀。


几乎毫无留恋的来到这绝对的死寂之海。


任由海水浸没头顶。


四肢的肌肉韧带早已切开。


Hastur, Hastur, Hastur。旧日支配者啊请接受蝼蚁的献祭,我愿意以一个世界偏移黑星!黄衣之王啊!


失血过多加上氧气的缺少使得意识模糊起来。


猛地被触手包裹拖入海底的深渊。


肾上腺素过量分泌,微闭的眼瞳突然瞪大,胸腔不禁发出令人恐惧的清脆声音,“嗬嗬...”


惨绿色的荧光诡异照亮着。


我的信仰 遥远的欢宴者Hastur啊!


他从头到脚每一寸地方无不欢呼,不像无能的耶和华抛弃了信徒和教会!无所不能的古神赐予了他不可置疑的荣耀!


无边黑暗来临前,一个微小的想法闪过。


保护他呀。


世界无可奈何地分离出满盈神秘侧的里世界。


保护他呀。

做个死:D
——————

“在失去意义的悠久生命长河里,
感谢让我遇见了你。”

“能和你谈一场以永远为前提的恋爱吗,海伦娜小姐?”

非洲中二终于被第五bug格逼疯了(2)

*写点神神叨叨的东西感觉竟然还不错。
*san值快要在修仙中归零了。
*随缘更那么点,私设如山。
*极度ooc拒绝预警。
———————————————————————

经过某人那次单方面的交换姓名后,裘克基本没再见过哈斯塔几回。

几经波折bug终于修补完成,之后黄衣之主这个监管者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排位追逐中不常看到他的身影。

又数了一遍榜前百里偏爱自己的推演者们,裘克快乐的多捡了个钻头,作为监管T1巅峰,公认最强,裘克明显觉得自己有点飘,但他有这个资本去飘。不像偶尔捶捶殿堂局的黄衣,他参与的大多都是双榜前百的战斗。

确实,位于推演中的小丑人格最强,但还是需要补充一点,若论单个人格实力,就要深究探索下了。

排位后相对于小丑总是无趣的,被高端局养的极具压迫感的战斗方式让他根本不适应匹配中的娱乐氛围。

好吧,其实他挺想去看看刚来就承包他笑点的新同事是怎么工作的。

追猎中的监管者看不见观战席上来了谁,同样看不见满天飘浮的监视者,这些刻着暗金花纹的机械相当尽职地转播这里的一切,氛围中带着诡异的嘲弄感。

他看着那家伙以近乎残暴的攻击方式挂飞了第一人,遍地深渊之触无情狙杀了被凝视的求生者,喊话绞碎在袭来的攻势中,触手勒住相比之下更为纤细的脖颈,完全没有反抗机会的恐惧下,挣扎都显得可有可无,求生者被留了一口气绑上了狂欢之椅,顺畅的操作与莫名华丽的杀戮,他甚至能听见那家伙略带沙哑而又低沉的笑声,竟然该死的。。。诱人?!

“艹我怎么会这样想!”裘克粗暴的摇头,仿佛这般就能将这让他觉得恶心的想法甩出去,他逼迫自己回想那位驯兽师的名字,即使自己早已不知尝试多少次,知道这是注定无用。

时间久远足够跨越生死的日记延续了神秘侧的界限,同样规定他们的存在所特定的意义,干瘪的文字中的任何蛛丝马迹,好像都指向那个她,所以哭泣的小丑因她戴上了微笑的假面,看似顺理成章。他脑海里却只有格式化般枯记硬背下来的“过去”,格外讽刺,不是吗。

裘克神经质地又哭又笑了一会,重新关注起眼前的推演游戏。

他相当好奇这位是如何把自己变成之前那样的。

二阶的哈斯塔是绝对让人惧怕的存在,他现在所展现出的预判意识与绝对强势甚至压制的力量,绝不可能被求生者肆意愚弄。何况哈斯塔看起来足够冷静。

然后裘克亲眼看着本来能用预判放出的触手躲掉一枪的同事,闪现过了去。

用头接了一发信号弹。

冷静个鬼哦。

他疯了吗???

裘克完全确定这闪现是故意的,因为开枪的求生者也是相当意外。

所以这tm是什么爱好?。裘克欲言又止退出了观战。

看久了降智商。

快速锤倒最后一人,在投降的嘘声中结束游戏。大获全胜。

哈斯塔因携带挽留而格外猩红的眼瞳颜色逐渐转深,这次演练相当成功,他自认为。

他确实永远都是奥尔菲斯的一部分。

但奥尔菲斯同样包含对旧日支配者的信仰。

源于强大体系的延伸物自然更靠近根源,至少他的人格足够独立。无人知晓偏远又渺小的此处如何诞生对古神的信仰,如果一切对于高位来说如同蝼蚁碎石无需理会。

那这碎石曾经因当足够绮丽。

不得不说他对于这语言低劣的小疯子格外在意,生命层次的接近延展出过多可能性,他仿佛能回想起梦魇似的最初。

对于小疯子来说的最初。

满含嫉恨的心灵格外美妙,仓库角落的电锯上镌刻了模仿“自己”的黄印。一切的一切如同冥冥中悄然编织的命运,就像完美的巧合,又是命中注定,注定现在的哈斯塔这个人格无法对被永久的死亡留在过去的,他人格构成中最重要的小疯子坐视不理。

在最后一次溯回中,他的小疯子终没在恶意凌辱中死去。小丑永远哭泣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癫狂的笑容,电锯的轰鸣,血液的飞溅,全他一手造成。有时他甚至分不清是原来还是现在更为美好,残缺的古神拯救了他最重要的,又亲手毁掉了他。

后来的后来。

他用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自由延续了神秘侧的存在。

既然世界不能接受超出已然完善的法则解释范围的历史,那就让自己亲手折断他人的羽翼,一同留在这被规则安排的囚笼里吧。不管他所爱的与他自己是否完整,不管他人是否愿意。他如此自私,只为了留住他挚爱于嫉恨中被血色沾染时,带给他转瞬即逝的惊艳。

新生的弱小世界只得依存在主世界上,哈斯塔等待着一次不稳定的融合,空间联结的波动成为次世界里bug一般的存在,但还是不够,这种规则的兼容性太差了。他尝试从“信号枪”这种强制打断个人规则并被全体规则承认的物品中寻找踪迹。

但用头接枪真的不可行。

哈斯塔晃晃自己的触手,抬头看似漫不经心的一眼,却正好对准飘浮着的监视者。

或许现在在小疯子眼里自己也是个疯子吧。

非洲中二终于被第五bug格逼疯了(1)

*发点试试水。
*被黄衣之主的追击能力逼疯。
*其实是被人皇遛蒙了emmm。
*顺带提及修复的医生无敌bug,园丁一秒拆椅bug以及狂欢之椅飞天延迟bug。
*就是这些玩意儿吃掉了我的星星。
*慢热,天坑,不想填。。算了随缘更新吧。
————————————————————

“你很特殊。”

那是无以名状者至此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什么玩意。
毫无来由感到久违的烦躁,即使是裘克也会在新人面前收敛点,但这个新人身上带有的约束感莫名让裘克觉得不自在。

“你这章鱼精才是长的奇奇怪怪的那个!”他刻意曲解了新同事的意思,比出个粗鲁的手势压尖嗓音这样回答。

空气中诡异的气息若隐若现,萦绕在四周比伪绅士的雾区更令人生厌,像是被蛇类裹住了头脚,寒意炸开来,一瞬间的心悸。

这是种看待猎物的眼神。

初次会面虽然不甚愉快,但这事并没有被小丑放在心上。新同事除了刚来的一时繁忙,接着就被沉了鱼塘,偶尔当职。

这份悠闲裘克完全欣赏不来,也不想尝试去欣赏,他有更重要的事去干。
比如,锤爆面前这四个瓜皮。

庄园维护中的自由任职,总能发现些新的小玩意儿,算是监管者们为数不多的乐趣。

没事干找找bug还能多挣点新衣服的线索,但这次情况明显有了点不同。

随手锤了下跑过来的医生,看着天使皮肤掉毛特效一路消失,抗了一刀不救人?是个萌新,啧。
裘克没急着去追,不慌不忙装了个推进器,在快飞天的律师身边转了两圈,盯着狂欢之椅上的计时器,虽然感觉哪里不对,但长久的胜利成功将这位老手糊弄了过去,他抬手锯冲向小房,果不其然爆出了耳鸣。

也许是心急,这次裘克没有试探直接向小房唯一的一块板冲刺过去——摸回满血的医生毫不犹豫砸掉了小丑的帽子。巨大的眩晕感传来。还带了巨力?。fxxk!。稍微清醒了点的裘克反应迅速闪现过了板,平A震慑!。。没戳到??裘克不信邪翻过窗,又A了站在原地做表情的医生一刀。
依然完好无损。

wo ri ni ge什么玩意??。裘克气急又戳了一刀。

医生甚至拍起了手。

淦,又tm出bug。

头一次被强行三出的裘克感觉绝无仅有的头大,但看着难得任职就一败涂地的新同事又不小心笑出声来。

“你被医生遛了?”看在对方也是个三出的份上,小丑毫不掩饰自己刚刚微妙被安抚的心态,暗暗嘲讽着。

“那个女性开局放血死了。”黄衣之主好像并没有什么表情,虽然就算有也难以想象满头眼睛怎么表达情绪,他顿了下,“你被遛了?。”

啧,果然是个讨人厌的,“那你又是多弱鸡才会被别人遛狗似的带着跑?”侮辱性的言语中恶意满满,裘克眯起眼睛嘻嘻笑着。

但黄衣之主明显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园丁瞬间拆完椅子开了五台机。”他自己单单回答,“剩下两个空军。。和四把枪。”

欢宴皮肤下的蓝色眼瞳盯着裘克,直到裘克被他看的发毛忍不住骂出声前,转身离去了。裘克话还没出口就看见基本被信号枪的红烟染了颜色的服装背面。

好像真有点惨。

这么非的同事他第一次见。

当然,如果除了他与小竹笋半绝缘关系的话。

半个早晨的维护结束,推演者们陆续登录进了庄园。
这次更新求生者和监管者也差不多适应,不至于自己与推演者的默契度下降。

裘克十分了解自己其实是某个精分侦探的一部分,而同一时间进入不同推演中的只是“微笑小丑”的虚影。获得本体认可并不轻松,至少技术要达标,够强是唯一标准。

偶尔真身值班放任认可的推演者操纵,这时默契就常常体现在虚某人的德发代打和欲某人的安排中,手感?他可爱的屠皇们好像是总结出这么一个词。

经历过早上的bug,裘克心不在焉陪着屠榜第一虐了两把菜鸡排位。好似高端局里并没有推演者察觉新出的一堆极其影响平衡的bug。

捶完这局排位,听着世界对面的少年数着星星,快乐的差点按坏空调遥控器,裘克莫名松了口气,不管怎样,他目前不希望bug波及到他的这群小可爱屠皇,在机械师魔鬼般的修机速度统治下,他们真的相当努力。

但事与愿违。

他家屠皇竟然被欺负到带失常去排位?!

裘克是真的出离愤怒了,正为刚刚的四趴局生气。
——一转头看见一身欢宴硬生生变成饕食的同事。

为什么情绪失控前每次都能看见比自己更惨案的???

裘克一口闷气没提上来,一连打了好几个嗝笑出声来。
“wo ri ni嗝哈哈哈哈哈哈恍恍惚惚嗝红红火火你又怎么了恍恍惚惚嗝哈哈哈哈”

“去一阶逛了逛。”黄衣之主同样回答了。
“三个空军。”接着又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停了一会,“和一个幸运儿。”

裘克一瞬间就觉得这同事好像不是那么讨厌了,他勉强止住笑声,“都说欧气人皇旺屠夫,你们旧、日、支、配、者这么这样?”为了贴合气氛,裘克特意翘起了尾音顺带学习了这种新鲜的称呼。
后来想起这事裘克甚至想掐死当时脑抽的自己。说啥不好跟黄衣谈名称。

“我认为你应当明白,我等力量不及古神的万分之一。”
裘克逐渐收敛笑声。

“只是迷惘的不切实际的虚构人格,外表连同真名皆不存世。”

“人类的追求,贪欲,幻想,制定我等似乎必须至强孤高且不理尘秽。”

“作为仿制品,一个一切都是随意捏造的仿制品。”

“我等永远只能是奥尔菲斯的一部分,甚至比不上一个破损不堪的人类。”

回复过于严肃,裘克突然意识到现在事情有些大条了。
ri 哦我是小丑,不是心理学医生。真的不会安慰人。

不过也没错。这里确实全都是被圈养的生物。

自己也不曾体会过强大深渊的绝望。

不同的两者被强行认定拴在一起,同时还要承受莫名规则的限定。

“我等认为你不该以旧日支配者作为称呼。”

即使只是对克苏鲁神话体系的片面延伸所得者,强度也十分极端的黄衣之主,终究是和裘克一样落败在“系统的规则”中。

“神的名讳无法念出,但我等确定。”

“你可以称呼我等为,哈斯塔。”

我这是什么魔人画风哦。。
tag怎么打?。。
最近又有什么破势了喵喵喵?[不清不楚.jpg]
还是祝贺夺冠。

虽然晚了小半个月emm。

他像折翼的鸟一样坠落,鲜血染红了外衣。

久违的生前梗|・)
被基友吐槽所谓黄杰其实是触手×杰|・)

证明一下。。

确实只会画触手×杰ummm|・)

————————————————
所以跳楼梗我奶中了???

自带马赛克的纸,好用√

半夜发图是传统啊*

接上上上张图片的早饭轮班梗|ω・)

纳豆和仰望星空是绝配啊hiahiahia|ω・)

我相信不止我一个抽到这图|・)

靓仔加油|・)